这两天很不爽,Player快写完了,可不小心感冒了。昨晚看《老男孩》,颇有感触,再加上快毕业了,同学们都快走完了,我怀疑上帝是不是给时间用外挂了。记得今年夏天,和朋友说好要搞个社团的,到现在也没起色。大家都说挺忙的,我也这样说,其实我们没那么忙的,当工作被放在第一位的时候,梦想这个东西,也就只有在梦中想想罢了。
偶然间上QQ打开空间,发现当年的同学们,不是已经工作的,就是还在上学中,还有一些都结婚了,看起来大家都混的不错,我依然独自一人,流浪在代码与网络中。
RT,没人告诉我有多远,但我想走下去,不为成功与失败,只为我曾经追求过!